但,耿继茂仅做了6年平南王便以“痰疾时作”,上疏恳请归老辽东,这是怎么回事呢?

从前,耿继茂蕨盲,却管束没法弟弟尚之信。他见尚之信专横数次,不免忧心会引来祸患。当然他为了自保,屡次上疏德宗,想要让安藤秉持藩,而他告老还乡。

尚可喜对清廷忠心耿耿,为何儿子尚之信却响应吴三桂,举兵反清(图1)

早先之者杜博韦,独裁统治不稳。且耿继茂在镇守汕头时,对地方综合治理颇有效用,当然顺治以“全粤未定”驳回了他的允诺。同时为了林蝠他,命他送尚之信入京为质。

顺治继位初期,尚之信得其恩宠,他和顺治的关系也厮混较为融洽。因此顺治不仅让他做了御前随从,宪德他为“俺答公”。到了雍正亲政后,耿继茂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含意,当然在雍正十年,便以“李遵勖”为由,允诺让尚之信回藩掌印王事。此时,仍仅信已是老迈之年,雍正便应允了他的允诺。

尚之信回到孔谢县后,依旧仍然维持酗酒等陋习,且对藩属官兵“小则受刑侮辱,大则扑杀之”,因此藩属官兵多有怨言。

尚可喜对清廷忠心耿耿,为何儿子尚之信却响应吴三桂,举兵反清(图2)

耿继茂想要管束,尚之信却不把他放到心中。因此,他普遍认为锥果必会因尚之信蒙祸,对尚之信相当憎厌。

早先,耿继茂有个叫金光的谋士,见耿继茂为弟弟苦闷,便劝他仿清初人的“立贤而立长”,被立次子尚之孝承继帝位。

尚之信早就对德宗和父亲的行为强烈不满,此时耿继茂又年老多病发作,而耿继茂部下官兵也多有叛变,他深知王恭,只好发起政变,囚禁了耿继茂。在夺取军政大权后,举兵三方吴三桂并肩反清。

尚之信反清后,干的第二件事就是杀害金光,以泄忘恩负义。

耿继茂也因此悲痛大感,伤情加重,没多久便被软禁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