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其实算得上春秋时代最失败的诸侯国之一。春秋前,卫国可是中原一带数一数二的强国,不但地域广阔,而且人口众多。但进入春秋后,先是屡败于“小霸”郑国,后来又被齐僖公以宣姜控制,出现了卫宣公、卫惠公等等昏君,让卫国实力每况愈下。周惠王十七年(前660年),卫国被赤狄所灭,基本迁徙到黄河东岸,从此再也没能强大过。此后,卫国就频繁被晋、楚、齐等等大国欺负,长期都是那种三流小国,基本难得在国际上拥有话语权。

从当年的超级大国,长期沦落成为弱国,恐怕也没有几个诸侯国再像卫国这么失败了吧!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弱国,却在战国期间涌现出来一大批领先于时代的人才:吴起、李悝、商鞅、吕不韦等等。为什么这么多治国之才,会出现在卫国?

有人说,这是因为孔子的缘故:孔子周游列国14年,有10年在卫国并设帐授徒。这为卫国培养了大批的人才,自然卫国在孔子后就能涌现出那么多人才了。

春秋后期之后卫国力量衰落但是却出现很多“君子”(图1)

孔丘

但实际上,卫国人才众多的现象,早在孔子到卫国之前就已显露端倪了。

周景王元年(前544年),吴国公子季札访问中原,也到中原主要的诸侯国转了一圈。到鲁国,评价鲁国执政卿叔孙豹“子其不得死乎?好善而不能择人!”到郑国,评价子产“郑之执政侈,难将至矣!政必及子!”到晋国,评价赵文子、韩宣子、魏献子“晋国其萃于三族乎”,评价叔向“吾子好直,必思自免于难。”

一路上,季札结交的都是各国贤人。可是,在他所经过的这些诸侯国,季札都看出他所喜欢的这些人多多少少会遭遇祸乱:要么是个人,要么是贤人所在的诸侯国。可当季札经过卫国时,他见到了蘧瑗、史狗、史鳅、公子荆、公叔发、公子朝等等,就放心地下结论道:“卫多君子,未有患也!”

强大如晋国,“君子”叔向都难免有难;可是,前些年内乱频频的卫国,反倒是不会再发生祸患——因为卫国多君子!

春秋后期之后卫国力量衰落但是却出现很多“君子”(图2)

季札

季札所碰到的卫国君子中,名气最响的就是蘧瑗。蘧瑗是孔子的忘年交,姬姓,蘧氏。孔夫子访问卫国期间,两次居住在蘧瑗家。蘧瑗的“弗治之治”的政治主张,是道家“无为而治”的根源。因为与孔子相交甚深,在孔庙东庑奉祀于第一位!

季札访问卫国之年,孔子还未成年。为什么从春秋初就内外部祸乱不断的卫国,却突然涌现出来这么多位“君子”?

也许,另外一件事情可以说明其原因。

春秋初期,齐僖公将女儿宣姜嫁入卫国,结果引发了卫国史上著名的“二子乘舟”之乱:卫宣公想杀死长子姬急,却不想连儿子姬寿一并害死。卫宣公死后,齐僖公为保住自家外甥的政治地位,强迫卫宣公另一儿子姬顽与宣姜走在了一起。后来,姬顽与宣姜又生下了三男两女。

宣姜

一般人都以为,出生在宣姜这一大混乱家庭里的子女,肯定都不会有什么好角色。但是,从宣姜列位子女的表现来看,他们却异常为宣姜争气。

宣姜与姬顽所生的三个儿子,有两人在卫国被灭后当上了国君:卫戴公和卫文公。卫戴公首先被立为国君,但不久后就去世;卫文公继任为国君,“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务材训农,通商惠工,敬教劝学,授方任能;元年革车三十乘,季年乃三百乘!”卫戴公与卫文公兄弟先后作国君,把卫国从一个被灭亡的国家,重新发展成为三百乘的大国。在卫文公去世前,还把屡次联合赤狄攻打卫国的邢国给灭了!

宣姜与姬顽所生的两个女儿,分别是宋桓公夫人与许穆公夫人。宋桓公夫人在得知卫国被灭的消息后,第一时间促使宋桓公前往黄河边救援卫人,让宋国成为第一个救助卫国的诸侯国。许穆公夫人虽然不能前往救援故国,但她所写下的《载驰》一诗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首“爱国主义诗歌”,足以千古留名。诗曰:“载驰载驱,归唁卫侯。驱马悠悠,言至于漕。大夫跋涉,我心则忧。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视而不臧,我思不远。既不我嘉,不能旋济。视而不臧,我思不閟。陟彼阿丘,言采其蝱。女子善怀,亦各有行。许人尤之,众穉且狂。我行其野,芃芃其麦。控于大邦,谁因谁极?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春秋后期之后卫国力量衰落但是却出现很多“君子”(图3)

许穆夫人

宣姜的七位儿女,除了卫惠公姬朔留下了恶名外,其余众儿女却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地付出了超出常人理解的代价,得以千古留名。为什么宣姜这位“恶女人”会有这么多成才的子女?除了宣姜本人的教导之功外,恐怕卫国发达的文教体系才是其中的根本原因。因此,尽管儿女都出生在如此混乱的家庭中,但也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促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与父母走向了不同的道路。这也是经过春秋多年的混乱后,在季札访问卫国时,卫国依然多“君子”的根本原因。

正是因为卫国文教体系的长期发达,在战国时代卫国人才辈出也就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