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南明抗清40年”简述史(图1)

一,北京陷落和李自成称帝

崇祯十七年(1644年)正月,李自成在西安称帝,建国“大顺”。三月 十五日,李自成率大顺军抵达居庸关,监军太监杜之秩、总兵唐通不战而降。同时,大顺刘芳亮率领南路军,东出固关后,真定太守邱茂华、游击谢素福出降大顺,大学士李建泰在保定投降。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书张缙彦主动打开正阳门,迎刘宗敏部进京;中午,李自成由太监王德化引导,从德胜门入,经承天门步入内殿。崇祯帝带着太监王承恩景山自缢,史称甲申之变。李自成下令将朱由检“礼葬”,李自成在东华门外设厂公祭,后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于田贵妃墓中。

京师失陷之后,明朝宗室及文武大臣多辗转向南。此时李自成的大顺据有淮河以北原明朝故地,张献忠的大西据四川一带,清朝据有山海关外的东北地区和漠南蒙古,且控制蒙古诸部,而明朝的宗室势力据有淮河以南的半壁江山。

二、南京政权和大顺政权大西政权的短暂三足鼎立

明朝留都南京的一些文臣武将决定拥立明室中的藩王,延续明朝,然后挥师北上恢复国土,但具体拥立何人则发生争议。根据“皇明祖训”,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在当时明神宗长子光宗一脉已无人能继位,而次子朱常溆甫生即死,三子朱常洵虽已亡故,但长子朱由崧仍健在的情况下,按照兄终弟及、父死子继的顺序,第一人选为福王朱由崧(前有嘉靖帝继位为例);但钱谦益等东林党人则由于之前的“国本之争”事件,心存芥蒂,违背了东林党在国本之争中的立场,以立贤为名想拥立神宗弟弟朱翊镠之子潞王朱常淓 ,而史可法主张既要立贤也要立亲,他推荐神宗第七子桂王朱常瀛。最终福王朱由崧在卢九德的帮助下,获得了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以及凤阳总督马士英的支持,成为最终胜利者。五月初三,朱由崧监国在南京,五月十五日即皇帝位,改次年为弘光元年。

新成立的南京朝廷发生了三大疑案(“大悲案”、“太子案”和“童妃案”),三大疑案都在弘光元年(1645年)发生,严重削弱弘光朝的凝聚力,为快速灭亡埋下伏笔。

崇祯十七年(1644年)四月八日,由权将军郭升率领的李自成军占领了济南府德州,任命了阎杰、吴征文等一批地方官。四月二十七日,以卢世漼、赵继鼎、李赞明、程先贞、谢陛、马元騄经过周密的准备之后,利用瘟司降辰之日,乘全城百姓出城看戏时,关闭城门,将“大顺”伪官一网打尽,并在城上树起“大明中兴”的旗帜。并推举逃难到这里地的顺天府香河知县、庆藩奉国中尉朱帅称济王。

济王政权活动最显著的实绩是向北直隶到长江以北地区发布南明“文天祥”左懋第 驱逐“大顺”政权派遣地方官僚的檄文,结果是各地群起响应,济南府、东昌府、青州府、河间府、大名府、真定府、广平府所属40余个州县恢复了明朝的统治体制,在江南鼓舞了刚成立的弘光政权。

崇祯十七年(1644年)六月初三,前都督同知总兵官陈洪范自告奋勇,奏请北使,命来京陛见。十三日,陈洪范入朝。十九日,应天、安庆等处巡抚左懋第“以母死北京,愿同陈洪范北使。许之”。七月初五日,“进左懋第南京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经理河北,联络关东军务;兵部职方郎中马绍愉进太仆寺少卿;都督同知陈洪范进太子太傅”,组成了北使团北上和清朝和谈,而清廷以代明“复仇”为名推行灭明之策,联虏平寇的策略失败。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七月十九日朱帅上书归顺清朝,后被任为保定知府。

崇祯十七年(1644年)十一月张献忠于成都称帝,国号为“大西”,改元“大顺”。 大西全盛时辖四川大部地区。

三、清朝入主中原剿灭农民政权和南明各帝

第一次抵抗与失败(1645年)

明朝南渡后,大顺已被大清击溃,李自成先后丢失北京和西安,退往湖北。

弘光元年(1645年)三月,多尔衮将军事重心东移,命多铎移师南征。这时弘光政权内部正进行着激烈的党争,爆发太子案,驻守武昌的左良玉不愿与李自成正面交战,以“清君侧”为名,顺长江东下争夺南明政权。马士英被迫急调江北四镇迎击,致使面对清军的江淮防线陷入空虚。史可法时在扬州虽有督师名义,却实无法调动四镇之兵。一月中,清军破徐州,渡淮河,兵临扬州城下。

弘光元年(1645年)四月二十五,南明兵部尚书史可法,在扬州率老百姓抗击清兵。后扬州城池破,清军屠城,扬州百姓死难八十万,史称“扬州十日”。随后,清军渡过长江,克京口镇江。弘光帝出奔芜湖。五月十五众大臣献南京降清;五月二十二弘光帝被俘获,送往北京,弘光帝在位仅一年。

南京失陷后,南明从此四分五裂,再无统一的核心领导机构。各地有野心的宗室纷纷自立,先后有杭州的潞王朱常淓(1645年)、应天的伪太子王之明(1645年)、抚州的益王朱慈炲(1645年)、桂林的靖江王朱亨嘉(1645年)等宣布监国,但都是昙花一现,数天后就被推翻。

弘光元年(1645年)明朝已无像样军队,清军南下多为当地人自发抵抗。其中尤以嘉定(今属上海)、江阴为最。降臣钱谦益,赵之龙等向多铎献策曰:“吴下民风柔弱,飞檄可定,无须用兵。”然而确是:剃发令朝下,相顾为发悲。三吴同时沸,纷纷起义师。 。嘉定人民的誓死抵抗遭到了清军报复性的“嘉定三屠”。“江阴死战八十一日,史载江阴举城战亡,“竟无一人降者”。

南明隆武北伐

第二次抵抗与失败(1646)

弘光元年(1645年)闰六月丁未,唐王朱聿键在郑芝龙等人的拥立下,在福州监国称帝,并迅速得到各省的承认,由于消息隔绝,朱聿键监国后四十天鲁王朱以海也在绍兴监国。这时清朝再次宣布薙发令,江南一带掀起了反薙发的抗清斗争,清军后方发生动乱,一时无力继续南进。但南明内部严重的党派斗争与地方势力跋扈自雄,且隆武政权与鲁王政权不但没有利用这种有利形势,发展抗清斗争,反而在自己之间为争正统地位而形同水火,各自为战,所以清军再度南下时,先后为清军所各个击灭。

隆武帝是南明时期最有作为的一位皇帝,励精图治,关心百姓疾苦,一洗前人弊端,基本国策改以“御虏”为主,但被拥立其继位的郑氏集团架空,处处受郑芝龙控制。

隆武元年(1645年)九月,黄道周募众数千人出仙霞关与清兵抗击,不幸在婺源被俘。

隆武二年(1646年)六月,鲁王兵败,在张煌言保护下逃亡海上。清军兵分两路由仙霞关、分水关进逼福建。八月,隆武帝被乱箭射杀于汀州府衙(一说被俘杀)。 九月十九日,清军占领福京。十一月,郑芝龙不顾郑成功苦谏,北上福州降清。

隆武帝被害后,桂王朱由榔于十月初十监国于肇庆,十月二十日清军陷南赣,朱由榔逃往梧州。这种行为无异于放弃广东,导致永历朝廷在广东人心尽失。十一月初五,隆武帝之弟唐王朱聿鐭援引“兄终弟及”自立于广州,预定明年改元绍武。十一月十八日朱由榔称帝,以次年为永历元年。双方为争正统不能团结,甚至大动干戈,互相攻伐,朱聿鐭仅当了40天皇帝即被清军俘虏,之后趁看守不备时自缢,朱由榔在清军进逼下逃入广西。

南明金李反正

第一次抗清高潮(1647年-1648年)

正当南明朝廷一个接一个地覆亡,形势万分危急之际,大顺军余部出现 在抗清斗争最前线,挽救了危局。从李自成在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战死在九宫山后,他的余部分为二支,分别由郝摇旗、刘体纯和李过、高一功率领,先后进入湖南,与明湖广总督何腾蛟、明湖北巡抚堵胤锡联合抗清。

永历元年(1647年)郝摇旗部护卫永历帝居柳州,并出击桂林。年底,在全州击败清军,进入湖南。1648年,大顺军余部又同何腾蛟、瞿式耜的部队一起,在湖南连连取得胜利,几乎收复了湖南全境。

永历二年(1648年)广东、四川等地的抗清斗争再起,清江西提督金声桓、清广东提督李成栋、清广西巡抚耿献忠、清大同总兵姜镶、清延安营参将王永强、清甘州副将米喇印先后反正回归明朝, 清军后方的抗清力量也发动了广泛的攻势。一时间,永历政权名义控制的区域扩大到了云南、贵州、广东、广西、湖南、江西、四川七省,还包括北方山西、陕西、甘肃三省一部以及东南福建和浙江两省的沿海岛屿,出现了南明时期第一次抗清斗争的高潮。

第三次失败(1649年-1650年)

永历政权内部仍然矛盾重重,各派政治势力互相攻讦,农民军也倍受排挤打击,不能团结对敌,这就给了清军以喘息之机。

永历三年(1649年)七月初十日,清军围困南昌,城破,金声桓投帅府荷花池死,就在南昌城陷的同一天,何腾蛟在湘潭被俘,六天后在长沙被杀。

永历四年(1650年)正月瞿式耜,张同敞在桂林被孔有德俘获,后二人坚贞不屈,被杀。三月初一日,李成栋部突围信丰城,清军乘势尾随追击。李成栋部大乱,将领纷纷南窜,李成栋在渡河时坠马淹死。清军重新占领湖广,其他刚刚收复的失地也相继丢掉。

南明两蹶名王

第二次抗清高潮(1652年-1653年)

弘光元年到永历六年(1645年-1651年)间,明军与清军作战中,败多胜少,大批明军先后降清。先后丢失了江苏、安徽、浙江、江西、福建、两广、两湖等地。直到以孙可望为主的大西军加入,才再次改变了整个局势。

隆武二年(1646年)张献忠阵亡后,以义子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艾能奇等人为主的大西军余部自永历元年(1647年)应黔国公沐天波之约入滇平定土司叛乱;大西军余部占据滇黔二省全境,川省一部。

永历七年(1652年)永历政权接受孙可望和李定国联合抗清的建议,定都安龙府。不久,以大西军余部为主体的明军对清军展开了全面反击。李定国率军八万东出湖南,取得靖州大捷,收复湖南大部;随后南下广西,取得桂林大捷,击毙”清“定南王孔有德,收复广西全省;然后又北上湖南取得衡阳大捷,敬谨亲王尼堪战死,天下震动。 同年,刘文秀亦出击四川,取得叙州大捷、停溪大捷,克复川南、川东。孙可望也亲自率军在湖南取得辰州大捷。

永历五年(1651年)东南沿海的张煌言、郑成功抗清军队也乘机发动攻势,接连取得磁灶大捷、钱山大捷、小盈岭大捷、江东桥大捷、崇武大捷、海澄大捷的一连串胜利,并接受了永历封号。一时间,永历政权名义控制的区域恢复到了云南、贵州、广西三省全部,湖南、四川两省大部,广东、江西、福建、湖北四省一部,出现了南明时期第二次抗清斗争的高潮。

第四次失败(1652年-1653年)与相持(1653年-1657年)

永历六年(1652年)十月,刘文秀四川用兵失利,在保宁战役中被吴三桂侥幸取胜。而孙可望妒嫉李定国桂林、衡州大捷之大功,逼走李定国,却在宝庆战役中失利。 [东南沿海的郑成功也在漳州战役中失利。 所以明军在四川、湖南、福建三个战场上没能扩大战果,陷入了与清军相持的局面 。

永历七年(1653年)、永历八年(1654年)李定国率军两次进军广东,与郑成功约定会师广东,一举收复广东;清廷在永历七年、八年招降郑成功,郑成功为了不破坏和谈,消极与李定国会师,导致肇庆战役跟新会战役失败。

永历八年(1654年)孙可望欲自立,大臣吴贞毓等奉永历命欲召李定国护驾。事情败露之后,孙可望派遣郑国举兵问罪,最后孙可望以“盗宝矫诏、欺群害良”拟罪,赐吴贞毓自缢并斩吴以下十七朝臣。

永历十年(1656年)郑成功取得泉州大捷,永历十一年(1657年)又取得护国岭大捷。同年王兴率部取得文村大捷,确保了南明在广东沿海的抗清据点,维持了西南永历朝廷和东南郑成功部之间的联系。

南明三王内讧

永历十年(1656年)孙可望秘谋篡位,引发了南明 内讧,李定国拥永历帝至云南,次年于曲靖交水大败孙可望,孙可望势穷降清。 [9] 孙可望降清后,西南军事情报尽供清廷,滇黔虚实尽为清军所知。

永历十二年(1658年)四月,清军主力从湖南、四川、广西三路进攻贵州,年底吴三桂攻入云南。

永历十三年(1659年)正月,清军下昆明,占据云南,永历帝逃亡缅甸,二月,吴三桂及赵布泰、尚善等率清军与李定国部激战滇西磨盘山,两败俱伤。六月,郑成功称招讨大元帅,率十余万水路大军,在崇明岛登陆,开始北伐,接连取得定海关大捷、瓜州大捷、镇江大捷的胜利,一度兵临南京城下。郑成功、张煌言海上抗清联军秘密遣使至赣州与抗清英雄李玉庭联系,争取呼应。被清朝臣子汤斌查获。汤斌将使者交与江西巡抚苏宏杀害,并报请清朝移兵守南安。李玉庭争取汤斌支持抗清,被汤斌告密,被俘后凌迟处死。 汤斌藉此染红顶戴,官至工部尚书。 然而郑成功中清军缓兵之计,最终失败,撤回厦门。


鲜为人知的“南明抗清40年”简述史(图2)


南明永历狩缅

永历十三年(1659年)八月二十八日,朱由榔由滇西逃往缅北。这实际上已标志着南明灭亡了,此时南明在中国境内已无任何立足点。

永历十四年(1660年)李定国、白文选亲率明军入缅想迎回朱由榔,缅军杀使者,明军与缅军大战于缅北,明军大胜,后接旨退兵。

顺治十八年(1661年)三月,郑成功率领将士25000,分乘几百艘战船从金门出发,准备夺取台湾为新根据地。同年八月十二日,缅王以饮咒水盟誓为名,杀了跟随朱由榔的四十二名大臣和太监;十二月初三,缅王受到于压力,将朱由榔及家属送交清军带回昆明。

康熙元年(1662年)正月,台湾荷军向郑成功投降。四月十五日,朱由榔与儿子朱慈煊被吴三桂绞杀在昆明;郑成功二子郑经在思明与乳母私通,加上当时郑芝龙在北京被杀,又闻朱由榔在云南被杀,郑成功数痛攻心,于五月初一日病逝(据最近考证是被暗杀);六月二十七日,李定国在真腊得知永历帝死讯,也忧愤而死。

康熙三年(1664年)八月,夔东十三家抗清失败,李来亨全家自焚,明朝在大陆的抵抗结束。

四、明郑时期与正式灭亡

明郑时期

康熙元年(1662年) 郑经从厦门来到台湾接手经营,名义上仍奉永历帝为正朔,继续沿用永历年号。

郑经在次年(1663年)接监军宁靖王朱术桂入台。十一月,清荷联军攻金厦,金厦两岛陷,郑延平文王郑经 家撤回台湾,在陈永华的辅政下,抚土民、通商贩、兴学校、进人才、定制度,境内大治。

康熙三年(1664年)九月初七日,清军在杭州弼教坊处决了张煌言。

康熙十二年(1673年),三藩之乱爆发,郑经接受耿精忠请援,率军西征福建,郑克臧授职监国。郑经收回厦门后,并收漳州、泉州与潮州三府,进而攻下广东惠州。后来,广东尚可喜、福建耿精忠相继为清军所平定,云南吴三桂也亦败亡,郑经势力败退只能守住厦门。

康熙十九年(1680年),清将万正色遣人游说郑军水师副总督朱天贵率舰300艘,将士2万余人降清,郑经放弃厦门并班师回台,之后沉迷于酒色。

康熙二十年(1681年)郑经病殁,遗命郑克臧嗣位,冯锡范毒害郑克臧,拥立女婿郑克塽,独揽大权。康熙帝趁着郑家内讧,以施琅为水师提督着手征讨台湾。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施琅大败刘国轩,攻克澎湖,给台湾造成极大军事压力,同年延平王郑克塽降清, 宁靖王朱术桂携五妃自杀殉国, 全国最后一支明朝抗清势力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