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历史我们知道,历史上的九大一统王朝中,唐宋元明清是后五个王朝。而在九个一统天下的封建王朝里面,除了宋朝之外,大部分都基本符合了天下一统,唯一中原政权的这两个基本条件,而纵观整个两宋历史上,无论什么看,无论是南宋北宋两个,他们好像更像是一个偏居一偶的割据政权罢了。甚至在元朝彻底击败南宋之后,修上朝之历史,那也是连着宋,金,辽三国历史一起编修的,意思就是法理上,这三国都属于中原正统王朝代表之一,两宋只不过是“新三国”里面的重要一环而已,远没达到一统的概念。

辽朝竟敢说“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于中华”,宋和辽谁更像正统?


甚至不光是蒙元这么想,和北宋同属一时代的,当时占据中原广大北方地区的辽,也对中原正统这个称号很是在意,比如当年北宋使者和辽道宗就关于谁才是中原正统这个议题严肃的讨论过。而辽道宗就当着北宋使者面毫不客气的说过这么一句话:“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于中华”。简单的翻译过来,意思就是:我们辽国无论是器物还是文化上,那都是按照汉文化来执行的,如此情况之下,我和中原王朝有啥区别?甚至比你们强(指北宋),你们有什么脸面在我面前妄言正统?这一席话竟然把北宋说的脸红到脖子根上,无法反驳。

辽朝竟敢说“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于中华”,宋和辽谁更像正统?


而北宋使者之所以不敢反驳,那是因为,辽朝真的就是这么执行的,而不是吹牛皮的,首先,虽然契丹是由契丹人作为最高统治者,但事实上执行的是民族共治政策,而非民族自治政策。在辽朝里,汉人是可以担任北面的官职的,而同样的契丹人亦可担任南面的官职,辽朝里,契丹人和汉人在法律地位上总体还是相对平等的。辽朝说白了就有点像后来的奥匈帝国,并不是单一个契丹人就能代表的。这点上甚至于军队里都是如此,在辽国的中央直控军队中,那汉军规模可不小,皇帝手下的契丹行宫都部署和汉人行宫都部署是辽皇中央军队的两个大佬。

辽朝竟敢说“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于中华”,宋和辽谁更像正统?


而在这种类似于后来清王朝的统治,自然也得到了当时辽所属土地上人民的支持,对于他们来说,不管是北地汉人而言,还是其他民族人员也罢,辽就是自己的国家。毕竟在辽的开国二十一功臣中有据可考者的八人中,光汉人就三个,而金朝的衍庆功臣中汉人仅有两人,至于蒙元,汉人的开国功臣为零。这就造成了三朝汉人地位的悬殊:辽代不管是南北面官高层,汉人宰辅数量与契丹、奚族差不多。金朝左丞相无一汉人,右丞相有五人,至于元朝,你自己知道的。因此,辽朝称正统,其实也是理所当然了。

辽朝竟敢说“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于中华”,宋和辽谁更像正统?


不过我们也不能因为承认辽为正统而就此否定了宋的正统地位,毕竟在衣冠南渡之后,笔杆子都南移了,因此宋朝的文化习俗,历史故事能影响了中国上千年,因此也是正统。所以历史上应该是辽宋互为正统,毕竟辽继承了后晋,宋是汉人,而且基本统一了中原,所以宋辽都是正统,就像是北魏与刘宋一样的性质。当然,也是难兄难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