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

马上到桃花盛开的时节,桃花树下煮酒品茶,诗都是不可少的。读五言七言的长句短句,赏相和相应的花香鱼虫,这都将给忙碌的我们,开辟一抹恬静之地。

临近周末,我们不妨一起来读读《浪淘沙》,看看南唐后主李煜的故事。

诗歌欣赏

浪淘沙

[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 李煜(图1)

浪淘沙 李煜

诗语解读

此首《浪淘沙》是南唐后主李煜在去世前不久于被囚之地汴京所做。整首词低沉悲怆,悲情发自肺腑——

雨滴敲打着门帘,传来潺潺的雨水声。春意、繁花、温暖,它们离我越来越远,都被春雨裹挟带走,而后,春也慢慢凋残了。丝绸、锦缎华丽却冰冷,尤是这冷雨的春后,似乎抵不住刺入骨髓的清寒。

或许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亡国旧主、阶下囚徒;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忘掉注定缠绕我一生永生的忧愁和痛苦。欢娱就像那美丽的彩虹,只得享受片刻,又将不见了。

独自一个人时,常常也想凭栏远眺,望一望江山壮景,看一看这并不熟悉的汴梁。可是,我却没有。不是不能望,而是不敢望。那遥远的金陵已不再是南唐的热土,那原本属于我的也不再是李姓的江山。

一辆囚车别了金陵,此生或许再难见到它了吧。估计这世间谁也没品尝过这么一份永别的苦,那么一份苦涩的难。

雨滴汇成流水,带走了繁美的春花,走了,远了。昨日的金陵,今日的汴梁;锦翠珠玉的梦里天堂,链条锁扣梦醒人间!

——整首词,字字句句间都透露出李煜成为了亡国之君后,对故土的思念之情、对故国破碎的悲伤之情和自身成了阶下囚的悲苦之情。白描之下,真情撕裂内心,生动地刻画了一个亡国之君的艺术形象,是李煜后期词曲中的典型代表之作。

诗人故事

南唐后主李煜写作这首词的时候,已经顶着“违命侯”的头衔被囚禁在北宋京师近三年。在他写完这首词后,于当年的七夕生辰遭宋帝赵光义以牵机毒杀,终年42岁。

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皇家贵胄,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半世天子,一个娥皇女英陪伴左右的用情痴汉,最终为何落得次番下场!

是世事无常不容人力改变?还是张狂放肆昏庸误国?在这首破国诗歌的背后,去探寻一代诗情传千年的南唐后主李煜背后的故事。

牵机:牵机乃是古来帝王赐死近臣和妃子时所用的毒药。其实就是中药马钱子,其主要成分是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吃下去后,人的头部会开始抽搐,最后与足部佝偻相接而死,状似牵机,所以起名叫“牵机药”。

半世荣华

李煜,是南唐中主李璟的六儿子,七夕出生的他,天性中充满了柔情浪漫的基因,诗文工笔也玩得飞起。有才有情就容易招人妒忌,为避免杀身之祸找上门,李煜总是表现出一副醉心经籍、寄情山水、不关心政事的样子,躲过了兄长的猜疑。

可是,时也,命也,就是这样一个本想悠闲一生的富贵闲人,在长兄横死之后,被立为东宫,之后又登基为帝,立周娥皇为皇后,史称大周后。

此时南唐天子将要面对的,只有破败的江山,风雨飘零的现世。这个时期,北宋日益强大,南唐偏安一隅。李煜在金陵登基后,就开始他漫长的“抬不起头、也直不起腰”的皇帝生涯。

为了保全子民太平,李煜不断派人入贡北宋,上表自请罢不名之礼,降制以示尊宋,甚至去掉了自己的国号“唐”。一次次的让步,没有能熄灭赵匡胤的野心,一次次的坚壁清野、得当军术,也没有拦得住北宋的铁蹄踏上这片祥和的沃土。

登基十四年后,南唐都城金陵失守,李煜奉表投降,这个纯孝爱民、心地仁厚的末世后主,被锁入囚车押往汴京,南唐至此灭亡。

半世囚徒

李后主在被押解往汴京的途中还一直有人伴其左右,这就是他的第二位皇后,鹅皇之妹女英,史称小周后。

旧时宫宇间,小周后酷爱穿着以露水染为碧色的“天水碧”宫装,艳妆高髻,群裾飘扬,逸韵风生。她也爱熏香,喜欢用鹅梨蒸沉香置于帐中,与人气结合生出甜香的味道,研制出流传后世的“鹅梨帐中香”。

当往日的奢华俊美都随风而去,这位年仅二十五岁的小周后,也沦为了阶下囚。在赵光义夺取皇位之后,她被封为郑国夫人,并被规定定期进宫参拜。宋太宗垂涎其绝世美色,曾多次以要求参拜之名行强暴之实。在这样极度的痛苦郁闷之中,李煜泣泪写下多首破国囚境词曲。

三年的囚徒生活,李煜与小周后相依相伴,执手回忆着金陵皇宫里的天水碧、锦缎云锦环绕的帐中香、还有那个山好水美的金陵城,常常不觉间已经泪眼婆娑。

最后那个七夕,又是生辰,后主吟唱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豪壮词篇,触动了宋太宗的逆鳞,招来了杀机,被牵机毒死。李煜死后,相伴数年的小周后悲痛欲绝,不久也随之而去了。

其实李煜一生,慈孝情长、爱民如子、军政多智。成,因为乱世国破成为了千古词帝;败,因为无力摆订乾坤成了末路君主。文首的《浪淘沙》中写到的天上人间,或许就是对他最好的写照:

半世天上,享尽皇家荣华;

半世人间,尝遍悲欢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