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山前,沂河岸,城中央,梦之巅”,临沂自古钟灵毓秀地杰人灵,民风淳朴文化氛围浓郁,沂蒙书院的校训也与众不同,走进古色古香清静幽雅的书院,“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字字珠玑声声悦耳,轩窗外桂花树下,一位老先生满头白发戴着眼镜,一手斟茶自饮一手握卷朗诵,还沉浸在书声里未缓过劲来,还在摇头晃脑继续读着“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孝,断机杼”。“是刘爷爷!”“刘爷爷,刘爷爷。。。。。。”孩子们都从教室里跑出来,如同一窝稚嫩的乳燕叽叽喳喳围在老先生身边,“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吧!”“好,好,好!孩子们,爷爷这就讲,这就讲啊。”这个被孩子们称作爷爷的人鹤发童颜,是个落魄的书生,一生郁郁不得志屡试不中年过花甲连个秀才都不是,但平素里说话偏爱引经据典之乎者也摇头晃脑,是当地出名的热心肠和事佬,为人古道热血侠心义胆,村里人都尊称他“老九”。“好吧,孩子们,都说养不教父之过也,那我今天就给你们讲一个流传在我们这里的民间传说吧。”老人思绪随着故事缓缓展开娓娓道来。

王小二借尸还魂 李大憨因祸得福(图1)

    传说临沂城东南有个祊河村,因地处城市东面也称东关,村里有个泼皮小子名叫王小二,自小聪明伶俐很讨父母欢心,王小二家住东关,祖祖辈辈在河边打渔为生,日子过得还算殷实。有年沂河发大水风大浪急,小二的父亲被困湖心岛船翻人亡竟一去不复返,从此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俗话说“近山识鸟音,靠水识鱼性”,这小二的父亲整天价浪里走水上漂,最后竟然葬身鱼腹,让人唏嘘不已。由于父亲走得早,母亲对他更加的溺爱。

    这个王小二自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简单的吃穿虽然尚可勉强对付,但失去顶梁柱的家庭毕竟日渐忒微,母亲一年比一年衰老,小二的胃口却越来越大,没进过学堂,不懂得礼仪,但吃喝嫖赌的本领确实无师自通一天天精进,整天和街面上一群泼皮无赖厮混在一起,横行乡里不学无术,母亲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却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每日价含辛茹苦换来的却是以泪洗面,无奈何也直得任由他去。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王小二因为还不起赌债,竟在沂河上干起了绑票抢劫的勾当,最终被官府拘捕,虽不是团伙首领,但家贫四壁无钱行贿打点,被沂州府衙判了个死刑秋后处斩。

    王小二的老母亲听罢儿子处斩的消息如雷轰顶登时瘫软过去,终日以泪洗面哭瞎了双眼,邻居念其善良也都解囊帮衬一点钱粮,但杯水车薪终是于事无补,想想无以养老,境遇凄惨,还得东借西挪求爷爷告奶奶四处托人打点,最后知道死刑谁都难以回天,只得求人但愿死后落个全尸。老母亲知道自己有个远方的堂弟在衙门里作刽子手,便上门恳求手下留情,娘家堂弟虽然同情母子俩,但枉法犯上之事确是万万不敢,只许愿行刑时手下留情,不至于人头落地热血横溅,到时候沾点皮入殓时缝上也好留个全尸。

    行刑那天,小二的刽子手舅舅用手猛一拨打小二头颅,大声说:小二快跑!这王小二只以为母亲使了银子打点妥了衙门,今可以活命下来,听到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撒丫子如飞一般窜出几十米,这里刽子手手起刀落头颈已然分家尚有丁点皮肤相连,鲜血四溅人已一命归西。看官说了,这王小二既已处斩,跑那个是谁啊?人有七魂六魄,逃之夭夭那个就是小二的灵魂,刚才绑缚沙场午时三刻三声追魂炮响过后,王小二早屁滚尿流吓昏过去,人之将死灵魂早吓得出窍,那飞跑鼠窜而去的就是王小二灵魂。

    王小二不知道自己肉身已死,只是一门心思逃跑,越快越好越远越好,惶惶如丧家之犬就是不敢回头。人刚死后七日内是不知道自己死亡的,灵魂会在懵懵懂懂四处飘荡,如果回头看到自己尸体才以为死去,待到七日后看到家人围坐痛哭哀悼方知自己死去,灵魂归位开始天道轮回,这才凄凄惨惨戚戚离开熟悉的地方按照天道轮回行走。话说不知道自己肉身已死的灵魂王小二没命的奔跑,分不清东西南北辨不明昏天黑地,感到疲累不堪浑身难受一头撞到一棵田间地头的大树上。说来也巧这就是天意,正好在自家水田里收割水稻的李大憨午后疲累在树下打盹酣然入梦,人都说人熟睡的时候灵魂偶尔也会出窍在身体的周边游荡。

    时辰不巧易招惹祸患,王小二的灵魂偏在此刻飞快赶来,这一撞不要紧,竟把李大憨的灵魂撞到了大槐树上,瞬间灵魂互换,小二的魂魄依附在了李大憨的肉身上,这李大憨魂灵眼睁睁伏在树枝上干着急没办法束手无策。这李大憨家里租种着十几亩的水浇稻田,日子还算富裕,妹妹早年出嫁嫁给了邻村的小地主,父母身体尚可,只是大憨老实巴交看上去有点缺心眼似的一直没找到媳妇,30多岁了一直未娶。李大憨人长得丑一点,但浑身有力气,种地是把好手,耕耙耩播样样精通,家庭老一辈少一辈老实厚道,没想到今天碰到这件事真的很倒霉很晦气。

    再说这王小二魂灵附体李大憨后,一下子醒过来感觉就像睡了一觉,浑身上下囚服不见了,身上衣服虽不华贵但也干净清爽,虽感到奇怪但也没细想更没照镜子,满脑子全是赶紧跑越远越好,站起身慌里慌张还是没命的跑,很是担心自己被通缉再被判刑。王小二害怕被追捕他的官府人赶上还故意抓把土弄脏脸,衣服也弄得脏兮兮的,哪里会想到自己的肉身是李大憨早就不是自己啦。好在这李大憨身上还装着几两碎银子,王小二觉得老天还是照顾他,自小被宠坏了的小二以为,这一切肯定是老母亲为他准备的,也许在昏睡之间在行刑吓晕时候,是妈妈找人给自己换的衣服,关于衣服和银子的事情也没多想细想,就继续了自己的逃亡生涯。

    就这样饥餐渴饮,昼伏夜出,净走荒僻野岭山间小道,既不敢走官道也不敢进村乞讨更别说到市集买东西了。好在是秋后,田野里还有粮食山果,饿了摘一点野果垫饱肚子渴了捧一捧山泉水,就这样风餐露宿苦不堪言。天气渐渐凉了,这一天实在饿极了的王小二漫无目标在山间转悠时,黑夜中远远看见山下村头有一家亮着灯,走进小院透过窗户看见一对老夫妻在推磨磨豆子,女儿在灶房里烧火,一家三口正忙得大汗淋漓在做豆腐,原来是家豆腐坊。小二挣扎着推门进去,哀求老人家行个方便给碗热豆浆喝。这对老夫妻也是善良人家,看这“李大憨”还算憨直,只是衣服褴褛蓬头垢面想必是受了难,赶紧让进屋给盛了一大碗的豆花,对小二来说真的是人间美味啊,仿佛绝望的人看到了可停泊港湾,又累又困的小二饱餐后竟然在柴房里睡着了。

    第二天和老人攀谈时王小二自己茫然所措也不知今后如何,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有什么打算?自小没出过远门的小二虽横行乡里飞扬跋扈,但出门才知道天下之大竟无自己容身之地。老人善良了解王小二境遇后动了恻隐之心,豆腐坊也需要人手上山打柴,老夫妻两个人膝下无子年事已高,走乡赶集也是力不从心,再说女儿也不方便抛头露面,便有意收留在家做帮工。王小二眼前无家可归正中下怀,此时有人肯收留不啻再造父母人间大恩,感激涕零,连忙下跪,跪谢老人家收留大恩。王小二经此大劫自是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有这心思再加李大憨的强壮肉身,简短捷说,长话短说,老人家善良,李大憨能干,这日子一天天好起来,豆腐坊生意越来越兴隆,一年以后又开了一家磨面坊。老夫妻年事已高,看这王小二勤快能干,对女儿也是个终身依靠,自己的家业又需要有个传承,于是决定把女儿嫁给他。王小二自是喜不自胜,逃亡的日子让他终日惶惶,自坐牢起又经斩首“大难不死”,王小二内心其实也渴望过上稳定踏实的日子,今日天降姻缘,连忙跪倒在地,尊称岳父岳母,从此夫妻恩爱更加勤俭持家,一年后生育了一对儿女,一家人幸福美满其乐融融。

    俗话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王小二虽从没提起过老家的事情,但每每过年过节,小二总是心情郁郁强颜欢笑,担忧年事已高的母亲分离后音讯皆无生死未卜,自己如今也有了孩子深知为人父母的辛苦和不容易,更加思念含辛茹苦抚养自己的母亲思乡之心日重。善良贤惠的妻子早懂得丈夫的心思,知道丈夫心中的顾虑,于是告知父母小二想回老家寻亲,老夫妻深明大义,这几年家业日隆也全仗女婿打理操劳,欣然同意,为他准备行囊,备足了给亲家礼物,置办的新的衣装,还有银两,把自己家里养的马匹让女婿骑着上路。就这样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王小二离别家乡几年终于可以回家了,当真是既忐忑又惶恐归心似箭日夜兼程,担心母亲身体不知道还在不在人间,一路不敢怠慢马不停蹄披星戴月往家赶。

    古时候不象今天这样子空水路交通发达方便快捷,短短几百里骑马也得好几天,也不知走了几日,终有一天,王小二又走到了一个地方。都说天意难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天道朗朗总是人力难以改变,这一天也就那么巧,王小二人困马乏正好又经过了李大憨的灵魂依附的大树下面。这几年李大憨灵魂一直依附在大树里得不到超生轮回,终日受尽了风吹日晒之苦,肉身一直不知影踪,眼看着家人找不到自己的悲痛欲绝,心里那是肝肠寸断度日如年。王小二来到大树下再也迈不动一步,一下子瘫坐在树下酣睡不醒,此时此刻晴朗的天竟然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道亮光一声霹雳炸雷在大树的上空炸响,高大的树头应声而断,睡梦中的王小二肃然惊起灵魂出窍离开了李大憨的身体,李大憨灵魂被霹雳炸出大树倒在了自己的肉身上,斗转星移魂灵归位。一刹那,两个人心灵感应,一切前因后果如同放电影一般一幕一幕闪过,生死错位阴阳相隔原来都在一念之间,全明白了,也就全过去啦,两个人热泪横流,两个人人鬼殊途。很快,李大憨悠悠醒来,王小二的灵魂随着乌云的散去天色的转晴渐渐淡去,最终消失在茫茫尘世中。

    话说这李大憨在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衣饰比前几年更富贵鲜亮,旁边地头还有一匹马,马上驮着大量的礼品和不菲的银两,自是喜出望外赶紧牵马回家。失散几年的孩子又回来,还是衣锦还乡,大憨的父母、亲人喜极而泣,村里人也奔走相告惊为奇迹,都感叹这是李家人一生行善积德终得老天垂青,沂蒙大地孝悌故里,美丽的自然环境孕育了淳朴的民风、和谐的乡村关系,行善事结福缘功德满蔚然成风。李大憨经此大起大落更加的勤奋,从此尽心竭力,想方设法孝养父母,让父母衣食无忧。又过了数月,村里来了一位年轻的少妇携带两个孩子来认宗归祖,看到和大憨一样的脸面长相,一家人更是又惊又喜,李大憨一生勤劳忠厚终有报,从此过上了稳定幸福的生活,享受男耕女织子贵妻贤的天伦之乐。

    再后来,据说:其实早在王小二被处斩的当天,小二的母亲因为儿子的处斩悲痛欲绝伤心体衰早早就去世了,乡亲们哀其不幸念其善良,众乡邻凑钱为其置棺发丧入土为安。王小二灵魂那天出窍后终归天道轮回,浪子回头幡然醒悟老天也受感动,生前罪恶一笔勾销轮回转世,天无绝人之路王小二转世投胎重新做人。据老一辈人传说,小二的后世依旧转世为人,那一世安家在东关轮回为商人,听说生意兴隆家庭和谐人丁兴旺。这正是:王小二借尸还魂,李大憨因祸得福,人世间行善积德,轮回中善恶有道。

    “学院前,沂河岸,城中央,梦之巅”,刘老秀才还在故事中沉醉,孩子念书的声音打断了老人的思绪。“孩子,你在念什么呢,是新三字经吗?”“不是的,刘爷爷,这是新开发楼盘的广告语,听说我们这片土地又被征用了,要开发成超豪华的大写字楼呢,我们学院好几百亩地,这回可要发财喽!”接过话茬的学院刘校长自豪地说,新来的刘校长在府衙门里师爷出身,做研究不用心经商之道从来都是大手笔。“知识改变命运哦!”老秀才回头望望孩子们,看了一眼幽静美丽的校园,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